孜孜以求 勇攀高峰
——追记构造地质学家李德威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30

  56岁的生命戛然而止,弥留之际他写下一纸十字的绝笔:开发固热能 中国能崛起

  912日上午,躺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李德威(见上图,资料照片)艰难写下这10个字时的心境,如今已很难准确揣摩。

  彼时,他再次从昏迷中苏醒,似有话要说却吐字不清,医护人员连忙递上纸和笔。他很难握住笔,但仍坚持着,颤抖地写下两行字。见医护人员辨认不清,他又使尽全身力气重写。歪歪斜斜10个字,他写了10多分钟。两天后,他溘然长逝,想给妻儿说的话,到最后都没说完……

  凝视他在青藏高原雪山上的留影,从那张娃娃脸上透出的高原红中,又不难断定,这位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构造地质学家,心中定有座喜马拉雅——

  将喜马拉雅作为自己QQ、微信昵称,他与青藏高原有着不解之缘:每到野外作业季节,候鸟般飞赴世界屋脊开展科考,25年几无中断;逝后一半骨灰撒葬雪域高原……

  无论是研究大地构造、地震预测,还是探索干热岩固热能,他从未放弃攀登地学高峰的理想。有人说他傻,但他认定的研究,冷板凳再冷也坚持坐下去,孜孜以求,初心不改,正如他的QQ签名:思问题所急,想国家所需

  最后的牵挂

    他在与时间赛跑,一心想抓住最后的时间,安排好身后的科研  

  他是带着遗憾走的。

  德威曾对我说,我不怕死,只是我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只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说起丈夫李德威,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医生夏芳几度哽咽,我救了那么多人,却没能救回他……”

  大规模系统开发优质干热岩,取热能的同时还能减灾减排,是李德威生前一大夙愿。

  他本已看到梦想在招手。依托自己建立的干热岩系统理论,他锁定海南琼北地区作为干热岩重点勘查区,设计实施了一口干热岩开发试验井,今年3月钻探出超过185摄氏度的干热岩。这是我国东部第一口参数井,意义非凡,业界反响强烈。

  谁承想,病魔此时也已悄然伸出了魔爪。55日,李德威强撑着主持了海南干热岩学术研讨会,作完报告满头虚汗。当晚9时,他在朋友圈里转发会议相关文章时感叹:瞬间变老,雄心不死

  夏芳回忆,从去年11月开始,丈夫就咳嗽、间断性低烧,几个月都没好,但因忙于海南钻井项目,一直没有就医。直到今年4月,她把李德威强行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炎。住了8天他就吵着出院,飞奔到海南筹办研讨会。

  忙完会回到家,李德威一直低烧不退,十分虚弱,再次住进医院,6月在北京被确诊罹患罕见的嗜血细胞综合征。在医院陪伴丈夫度过其人生最后的4个月,夏芳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他求生愿望特别强。化疗、骨穿,他都不喊疼,大把大把的药二话不说就咽下去……”

  但只要精神好一点就开始工作,我们偷偷把他的电脑藏起来,他就发脾气……”

  不是不惜命,他只是更惜时!

  夏芳懂得丈夫心思:干热岩固热能,被公认为极具战略潜力的可再生清洁能源,是全球追逐的新能源热点,所以他抓紧一切时间工作

  8月底,他执意从北京转院回武汉。回来了我才发现,他就是为了方便继续带学生、继续他的科研。夏芳说。

  此时的李德威,病情严重,需要隔离。他不顾与外界接触被感染的风险,两次把自己的科研团队召进病房开组会。有一次刚吐了血,短暂休息了一会,转身又打电话指导学生做研究。

  在李德威进重症监护室前的当天上午,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副教授刘德民最后一次见到了自己的老师。李老师说,他还有3本书没有完成,嘱托我们一定要把干热岩的研究继续下去。刘德民叹道:他在与时间赛跑,一心想抓住最后的时间,安排好身后的科研。

  25年世界屋脊科考

    “干自己喜欢的事又能干好,就是最幸福的  

  927日,李德威再一次到他心心念念的青藏高原。

  这次,他是被刘德民等同事、学生带上了雪域高原。今后,您可以在这里快乐安心地勘探地热、进行科研……”大家轻轻捧起花瓣拌和的骨灰,撒向冈底斯山下的拉萨河。骨灰一半撒葬青藏高原,一半落葬老家湖北麻城,是李德威的遗愿。

  青藏高原早已和他的生命融为一体。

  1990年,他首次踏上青藏高原。此后25年,他几乎每年都奔赴这个世界第三极开展地质调查和研究。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世界地质学家都对青藏高原的理论研究感兴趣,但在每次学术会议上,都是外国专家唱主角。与李德威共事多年,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教授王国灿深知这位同行的高原情结为什么浓。

  因其独特的地质结构和形成演化,青藏高原被国际地学界公认为研究和创新发展地球科学理论的最佳野外实验室。从羌塘到喜马拉雅,从可可西里到阿尔金山,从阿里班公错到雅鲁藏布江大拐弯,25年来,他行程数万里,踏遍青藏高原和阿尔金山脉主要构造带。

  大部分工作地点是无人区。李老师野外工作从来不遥控指挥,都是一起去调查、跑路线,往往最长最难爬的线路都是他在跑。精瘦的李德威登山像只山羊,快得很,被学界同行、学生誉为小山羊

  高寒缺氧,用双脚丈量茫茫高原,挑战生命极限,个中滋味常人无法体会。李德威的儿子李喆13岁开始到中国棋院学围棋,现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从小与父母聚少离多,直到父亲在北京住院治疗期间,才第一次得知,他在野外科考11次历险。李喆将这些病榻前的琐话悄悄录下来,永久珍藏起来。

  1995年,李德威与学生穿越西藏羌塘地区时,车轮突然陷入泥潭。我就想找牧民来帮忙。没想到,走进牧民的帐篷里,牧民不在,一只狼狗冲过来把我咬了。腿肿得很高,我在车里扯了块破布把伤口包了包,学生扶着我慢慢走了很远,才遇上一辆车……”录音里,李德威的回忆轻描淡写。

  有几次历险,刘德民也在现场,至今仍感到后怕:2000年,他和李老师一起在藏南科考,溜索穿越雅鲁藏布江时,李老师突然被卡在中间,悬挂在10多米高的江面上一个多小时。还有一次是在可可西里野牛沟,大家误入牦牛群,因为李德威穿的是红色外套,顷刻被野牦牛包围,情急之下,他将外套反穿,才逃脱野牦牛包围圈。

  在夏芳面前,李德威从来不提这些危险,每次都兴奋地说自己在高原上又有什么新发现。高原科考的苦与乐,他心中自有杆秤:干自己喜欢的事又能干好,就是最幸福的!

  一生的坚守

    “我绝不会放弃创建自己理论的梦想  

  希望李老师在这里安息,和他熟悉的风景、痴迷的地层、石头在一起。站在拉萨河边送别李德威,刘德民哽咽着讲述选址深意:拉萨河流经冈底斯山,与雅鲁藏布江汇合,再流经喜马拉雅山,没有其他地方能比这条河更好地标注李老师的研究成果了——

  冈底斯山是他预测矿产地之一,雅鲁藏布江是他质疑板块构造学说地之一,喜马拉雅是他提出下地壳层流假说的地方之一……

  李德威教授有一股独立思考、永不服输、勇攀地学高峰的精神和淡泊名利的品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党委书记何光彩说。

  不合时宜,曾是李德威给人的一大印象。

  学术讨论,他有点另类,谈问题、挑毛病,直截了当,不怕伤和气、伤面子。

  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发现一些地质现象用西方经典的板块构造学说解释不通。于是,他不断到青藏高原科考,提出了以盆山耦合、下地壳流动为核心的层流构造假说,挑战板块构造学说。很多人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32岁就破格晋升教授,他却似乎跟自己的前途较劲。有人议论:不把心思放在SCI论文上,却固执地搞科学理论创新。”“虽有一脑子独到的见解,却无一身显赫的学术帽子

  李德威不仅天生一张娃娃脸,更有一颗近乎顽童的纯粹心灵。知名青藏高原研究专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尹安悼念李德威时写道,在他身上看不到现代人常有的功利行为

  李德威不是不知道,从事局部的精细研究,利用先进仪器设备测试大量的数据,支持公认的理论或模式,易于发表文章。

  但他也深知,当科学钻入名缰利锁,失去畅想空间,哪里还有真正的重大创新?我绝不会放弃创建自己理论的梦想。做一个纯粹的科学家,一直是他的追求。

  从大地构造、预测成矿,到地震预测,再到固热能,他的每项研究,念兹在兹的是服务国家战略需要,至于功名利禄,并不是他要考虑的事。

  潜心研究青藏高原大半辈子,因为他深信:从某种程度上说,青藏高原的理论创新将引领正在孕育之中的地学革命新的方向。

  震惊中外的汶川地震发生后,学校组织科技赈灾专家组,李德威第一时间报名。满目疮痍的灾区景象深深地刺痛了他,自此他把研究地震机理和预测技术视为己任,科研经费不足就自筹资金。

  而为打开我国干热岩事业新局面,直到生命最后一息,他都未敢停歇。

  他是少有的为了单纯的科学梦想而勇于探索的人。李德威的导师、构造专家杨巍然教授说。(记者 禹伟良 田豆豆)

责任编辑:吉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