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市:突出纪律审查重点 向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亮剑”

  松原市纪委在纪律审查上紧盯“三类人”,重点查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突出工作重点、集中优势兵力,打好攻坚战,取得了不错的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

  近日,松原市纪委严肃查处了扶余市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胡彦华严重违纪案件,这是松原市近年来查处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的众多典型案件之一,也是松原市查处的第二位县级法院院长。

  “胡整”院长的“一言堂”

  胡彦华任职扶余市法院期间,法院内部干部和群众送了他一个“雅号”——“胡整”院长,以至于其接受组织审查的消息公布后,很多单位同志并没有觉得很意外,他以单位为“家”的所作所为,这样的结局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20118月至20169月期间,胡彦华任扶余市法院院长。在胡彦华的眼里,单位就是自己的“家”,在扶余市法院,作为“家长”的胡彦华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决策一言堂。胡彦华任扶余市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期间,该单位重大事项不经集体研究,组织生活更是流于形式,党风廉政建设工作长期“撂荒”,给本单位政治生态造成严重损害。胡彦华违反组织纪律,个人决定重大事项,在2012年至2016年间违反议事规则,个人擅自决定聘用临时工作人员35名。2014年至2016年期间,胡彦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既没有上级文件依据也未经集体研究的情况下,个人擅自决定违规发放结案绩效奖金250余万元。

  在主政扶余市法院期间,胡彦华奉行:凡是组织上禁止但对自己有利的,想方设法去做;凡是组织上提倡但对自己不利的,明拖暗顶不做。组织上规定一把手“五个不直接分管”,胡彦华为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牢牢地把持着本单位“人、财、物、项目、审批”等权力不放,利用手中的权力优亲厚友。2014年至2015年期间,胡彦华利用分管项目工作的便利,多次将扶余市法院基层法庭修缮工程承包给其亲属,既从中谋利,又在亲属当中挣足了“面子”。

  “胡整”院长的“家天下”

  “爱岗敬业,以岗为家”,是对一个国家公职人员的肯定和褒奖。胡彦华在行使“家长”权威的同时,也真正把单位变成了自己的“家”。不过,他整天想的不是把这个“家”经营好,而是挖空心思地“败家”,用单位这个“大家”来贴补自己的“小家”。2014年至2016年间,胡彦华利用分管财务工作的便利,将家庭日常支出费用共计2.6万余元在扶余市法院账内报销,甚至连25元的闭路费、69元的过路费都拿到单位报销。

  2012年,扶余市民政局公开拍卖一套面积为245.48平方米、评估参考价为32.4万元的国资房。胡彦华利用职务影响以20万元低价购得该房屋。“小家”有了,谁来为装修买单呢?胡彦华利用职务影响将这个“机会”给了时任扶余市某局局长邵某,共让其承担相关费用6万余元。在市纪委核查组核查上述问题时,胡彦华还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试图掩盖事实。

  胡彦华不仅对“小家”关爱有加,对与自己关系亲密的“家人”更是照顾有加。扶余市法院原职工季某是胡彦华的“心腹爱将”,201512月,扶余市纪委对该院临时工作人员季某涉嫌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核查期间,胡彦华应季某所托向扶余市纪委提供季某已辞职的证明材料。在胡彦华的直接干预下,直至20169月其调任长岭县政协后,季某才被辞退。

  “胡整”院长的“方寸”雅好

  古人云:“夫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爱好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培育情操,提升修养,又可能会因此玩物丧志,被爱好所累。

  胡院长有集邮的雅好,在扶余市法院“众所周知”。这倒不是因为其“雅好”的水平有多高,而是这里面的故事很“精彩”。

  胡彦华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集邮,几近痴迷。起初,胡彦华尚能自制,利用自己工资的结余部分购买一些平常的邮票,倒也乐在其中。然而,随着职务的不断提升,胡彦华的收藏“品味”也逐渐蹿升。邮票,特别是一些所谓的“珍品”动辄几千、上万,让胡彦华一时间“望票兴叹”!如何才能拥有那些 “四方联”、“小型张”……?面对着美轮美奂的“方寸艺术”,胡彦华彻底乱了方寸。

  胡彦华先后多次以购买邮票名义向下属借钱,并汇入其指定的卡中,胡彦华的妻子、儿媳、亲家等人的银行卡都是胡彦华预设的“提款机”。前后共计43笔,少的1000元,多的2万元,合计33万余元。借完钱后,再让下属开具发票凭证,公款予以核销。就这样,胡彦华变相实现了私人购买邮票公款买单的计划。

  大家逐渐看清了,胡院长最大的“雅好”其实是金钱。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年节之机直接“提钱觐见”。“一万、两万、三万、五万、十万,都有。一共不是四十几万就是五十万”,胡彦华在接受组织审查后这样说道。

  “胡整”院长的“小算盘”

  “胡院长计算器使得好”,这是当时扶余市法院很多同志的共识。“大家已经养成习惯了,只要是听到胡院长的办公室里有按计算器的声就不能敲门了,等没声了之后才能进去。”扶余市法院的同志们已经知道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因为胡院长在“算账”,这是不能打扰的。

  胡彦华从20118月起主政扶余市法院,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即选准“致富门路”,利用分管单位财务的便利迅速进入“角色”。胡彦华在其任内四年时间里,“变戏法”一般从单位套取277万余元财物占为己有。在“法院”的“一亩三分地”里“法官”干出了“法盲”的事,胡彦华之胆大妄为可见一斑。胡彦华为了侵吞公款可谓费尽心机,不但经常有预谋地“放线钓鱼”,甚至不惜赤膊上阵亲自在票据上“做手脚”,四年时间一千四百多个日子里,胡彦华每天平均“进账”近二千元。胡彦华经常找各种理由让他人代签“经手人”,以至于本院干警一般不敢单独到其办公室汇报工作。试想,一个堂堂的法院院长撵着单位下属签字,这场景也算“千古奇观”了。

  作为院长,还有一项重要的权力就是人事调配权,这可又是一个发财的“利器”。2012年至2016年间,胡彦华利用职务便利,为扶余市法院相关人员在职务调整、晋升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财物51万元。

  不只是在钱财上算计,在如何“对付”上访群众上,胡彦华的“算盘”打得也精。2015年下半年至20169月,胡彦华为躲避上访群众,在扶余市法院食堂及办公楼五楼临时办公室“游击办公”,并在某个办公室外面还加上了铁栅栏,对群众诉求能解决而不及时解决,在社会上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也许,就在他把自己与群众之间设上铁栅栏隔离开来的时候,就预示了走进亲手设计的“栅栏”之中这样一个结局。

  20176月,胡彦华因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滥发奖金,谋求特殊待遇;违反组织纪律,对组织不忠诚,个人决定重大问题;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本人及亲属谋私;违反群众纪律,对群众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违反工作纪律,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干预和插手执纪执法活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挪用公款,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松原市委针对胡彦华案件下发专门通报,用“四不四为”精准概括其违纪性质:不畏法纪,胆大妄为;不顾廉耻,胡作非为;不守底线,为所欲为;不务正业,为官不为。通报明确指出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以反面典型为镜,守纪律、知敬畏,达到“教育一片、警醒一方”的目的。通报要求各地、各部门和各级党组织要以严的要求、严的纪律、严的措施倒逼责任落实,让失责必问成为常态。对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的党委(党组)、纪委(纪检组)要实行“一案三查”,既要追究当事人责任,也要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和领导责任。(松原市纪委)

责任编辑: 吉林省纪委监察厅    
            
版权所有:中共吉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吉林省监察厅
吉ICP备140040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