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千辛 在所不辞
——高捷成的“红色家书”

  开国宗叔大人台鉴:

  我自从“九一八”东北事变、“一二八”上海抗战之后,悲愤交集,誓不求中华民族之解放,当不为中华民族黄帝子孙之一人!决心从戎,于是仓卒离家,一切骨肉亲戚朋友无暇顾及辞别,至今思维尤为怅然!

  民国廿一年三月离漳,倏忽于今已有六年了。在这六年中东西奔波,南北追逐,历尽一切千辛万苦,雪山草地,万里长征,在所不辞!无非为的是挽救国家的危亡!志向所趋,海浪风波在所难阻!不过从来没有备函奉候,音讯毫无,自然未免见怪于诸大人亲族朋友,或以为我这个不肖高家浪荡子弟,弃家离伦,不孝不义了!?我还记起将临走的时候,曾留一信给你转添木我的父亲云:“我要和你们离别了,或者是永远离别了,我不挂念家庭,希望家庭也无须挂念于我!”这是从戎的决心,这是救国抗战为国牺牲坚决的立志!救国才能顾家,国亡家安在!而不是断绝人伦的无条件的弃家而不顾!想或可有以原谅于我吧!?至今我的艰苦奋斗聊可做(作)为初步阶段的结束,但是主要的抗战救国正在开始呢,所以才抽出一点工夫写信来拜候你大人。

  我现在陕西省延安府旧商会驻,在外并未建置家庭,个人独身精神上尚可安乐!至于详细情形,你们来信时,我下次再谈。

  我极(现)在迫切须要知道的:我的父亲添木和母亲是否仍在健康?几位兄弟捷元、捷三、捷开、捷绍、捷远等是否安居乐业,家庭变幻情形怎样?百川银庄发展扩大否?东华园经营兴旺否?高庆发、高合记二宝号怎样?建东、建池、建华几爱弟近来长大成人,想很进步!叔母大人健康否?李石虎、蔡师尧二世叔大人近来安康否?我的内室弃庭改嫁否?我的小儿活泼否?

  我所欠挂百川银庄二万多元的债,时刻记念在心,本利至今当在三万余。国家得救,民族得存,清债还利当不短欠分文,望勿挂念、怨恨,谨此奉达!敬请商安!附来像(相)片两张,请转一张给我家,给一张敬献你大人存念。

  不肖浪荡宗侄 高捷成敬上

  民国廿六年四月十日

  注:括号中的字是整理者改正的字

  家国之间的高捷成

  高捷成,1909年9月出生于今福建漳州一个贫苦的小手工业者家庭中,1928年进入厦门大学学习经济学,后因家境困难不得不辍学。1932年4月,毛泽东率领中央主力红军攻克漳州,高捷成四处奔走为红军筹集钱款。红军离漳时,他毅然告别父母妻儿,追随红军到了中央苏区。1932年5月,高捷成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来到瑞金后,他发挥自己在会计方面的优势,担任红一军团的会计科长,并曾协助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草拟经济发展计划。1934年10月,高捷成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

  高捷成离家的六年中,未与家中取得半点联系,直到1937年4月10日,身在延安商会驻地的高捷成才抽空向家人写去北上后的第一封信。此时距离日本发动“七七事变”只有三个月,国内要求国共合作共同抗击日军的呼声也达到高潮,因此他在信中说“至今我的艰苦奋斗聊可做(作)为初步阶段的结束,但是主要的抗战救国正在开始呢”。

  高捷成抗战救国的决心是坚强的,为此他可以置家庭于不顾,但这封信的第四段却又无处不显示出他对家人的思念与关心。他询问自己父母兄弟的情况,他挂念自己的妻子是否已经改嫁,他追问自己的小儿是否活泼健康。即使距离再遥远,战火再凶猛,心底对家的温存依旧是他最难以切断的羁绊。

  高捷成在这封信末尾向宗叔高开国保证将还清在百川银庄的欠款。说到这笔欠款,有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百川银庄是高开国的产业,高捷成从厦门大学辍学后曾在银庄中担任出纳。那时,王占春领导的闽南红军游击队活跃于漳州一带,高捷成通过堂弟结识了王占春,在王占春的启发下,高捷成认识到只有跟着中国共产党走,中国革命才有出路。高捷成利用担任银庄出纳之机,暗中提取了两万元支援游击队。在这封信中,高捷成表示“清债还利当不短欠分文”。

  高家人的传家宝

  这封六年后迟来的家书,几经辗转到了高家人手中。高捷成在信中提到的“内室”高蔡宝(原名蔡淑宝,高捷成牺牲后改名高蔡宝)不认字,高开国就将信念给她听。

  为了偿还高捷成欠下的那笔数目不小的债务,高家四处筹钱、变卖多处祖产,高蔡宝不仅卖掉了自己所有首饰,甚至一度落魄到靠打工还债,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在随后的漫长等待中,高蔡宝与这封信相伴,日夜盼着丈夫能早日归来。

  全面抗战开始后,高捷成的“艰苦奋斗”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写好这封家书后不久,高捷成随八路军一二九师赴冀南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曾先后担任冀南税务总局局长、晋冀鲁豫边区政府财经处处长等职。

  日寇在军事上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经济上则进行掠夺与封锁。为了巩固根据地,发展边区经济,1939年10月,“冀南银行”成立,高捷成担任首任行长,第二年又担任了银行政委。

  冀南银行创办后的首要任务是发行独立自主的地方性货币,当时在印钞上遇到了许多困难。印刷一张纸钞,需要一两百种材料,其中纸张和油墨用量最大。很多材料都只能冒险去敌占区购买,采购员有时将采购到的物资放在山洞中,以免敌人发现与破坏。高捷成经常翻山越岭到材料保管点检查指导工作。

  印钞不仅需要材料,更需要技术。据一篇回忆文章的记载:“高行长在印钞中,经常在工厂车间总结以往试印钞票的经验教训,带领广大职工群众和技术人员共同努力,经过一道道工序摸索,一次次反复试制,不断改进工艺水平,终于印刷出了符合标准的钞票,使边区人民终于有了自己的钞票。”

  1939年10月,冀钞开始发行,它不仅是晋冀鲁豫边区的法定通用货币,并且由于高捷成想方设法稳定币值、积极展开对敌伪币的货币斗争,冀钞成为解放区流通最为广泛的一种货币。

  1943年5月14日下午,前去布置货币斗争任务的高捷成一行,与日军在河北省内丘县白鹿角村相遇,高捷成在突围时不幸牺牲。

  对于这些,高家人当时还一无所知。

  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谢觉哉同志寻访而来,在家里苦等消息的高蔡宝才知道丈夫已于1943年5月牺牲了。在巨大的悲痛面前,高蔡宝擦干眼泪,对高家后人说:“你爷爷虽然没留给我们什么物质财富,但却给了我们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这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就是高捷成写给家人的这封“红色家书”,它不仅时刻激励着高蔡宝更加坚强地面对困难,也成了她教育高家后人的活教材。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经济困难,高蔡宝毅然将3000元烈士抚恤金全部捐给了国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子孙有国才有家,国家有困难,大家都要尽力,哪怕只是绵薄之力。

  2009年11月,高蔡宝离开人世。她的孙子高庆麟接过了传承“红色家书”的责任。从儿子大三起,高庆麟每年带着儿子来到高捷成曾经战斗过的太行山区,来到位于河北邯郸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缅怀高捷成。

  在“红色家书”的影响下,高家子孙敬业守纪,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自己。如今,这封纸面已经泛黄的“红色家书”,依然由高家人珍藏着,并作为高家最珍贵的“传家宝”,一代传给一代……(杨特团 李宏民 整理)

责任编辑: 吉林省纪委监察厅    
            
版权所有:中共吉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吉林省监察厅
吉ICP备14004049号-1